钟楼九十九

异闻录

@paiwanzhaojiupao 是偶尔的书摘

现在想起来还觉得非常浪漫的时刻:
二零一七年六月某天,我拎着补血草的干花束,沿着废弃的火车轨道往家走。僻静无人的小路旁开着大片的向日葵。

新年

中午和妈妈去吃了芝士年糕和火锅,喝了不少米酒。喝完酒后的两个小时里相当痛快,傍晚睡觉五分钟后头痛地醒来,在黑暗里茫然地来回滑动着手机屏幕,最后想起来查了一下冬季抑郁症,从去年到今年,我想大概是了。起床后又去冰箱里翻了瓶米酒喝了两口,然后转战玫瑰花茶。

这学期我算是完了。

我丝毫不想隐瞒我对成绩的在意,对想考个好大学的希望,对未来的野心。但这些在冬天里全都沦为我自己的笑柄,就连嘲笑自己我都有心无力。

姑且挨着,牛饮了一整个儿保温壶的玫瑰花茶之后我感觉平静了很多。谢谢妈妈陪我聊天。谢谢她在我写作业时在旁边看日和手帖。 不过我再也不会像上周那样买日和手帖了,对我来说,精致而毫无用处...

© 钟楼九十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