钟楼九十九

异闻录

@paiwanzhaojiupao 是偶尔的书摘

柿子红红,与银色秋刀鱼的季节
玻璃瓶盛着夜晚

邵望的眼睛对不准焦,他倒下去,被夏隼拎起来。他勉强站稳了,想说自己没事,但夏隼把他撂在床上,根本没给他说话的机会。他那点招数,应付苑川尚可,因为苑川不忍让他胡说下去,但应付夏隼根本不可能,论胡说他还比不过夏隼。恶人自有恶人磨。

贺&颜

“普通的箱子里 平凡的一天
还是没有改变 什么事都没发生
就算没什么事情 也有点讨厌
现在我希望发生点什么事 ”

“再长大一点 再把手伸出一些
就能从这出去吗 会有那么一天吗”

《상자 (The Box)》 郑恩地

她们是新年的槲寄生,闪亮的红色果实和浓郁的翠绿枝叶;她们是日出前苍白的天光与破晓的暖色;她们是午夜激荡的海水波浪与缀着繁星的夜空。她们是紧挨着的对比色,搭配奇妙而和谐。

颜旻夕从家出发时收到贺诗旗的短信,“我给你留了门”。她坐城际公交,跨越大半个城区去找她。她从高档住宅区出发,与城市中心擦边而过,去城市的另一个边缘,城际公交的倒数第二站。终点站是边缘之外的回光返照,一个小县城。
她还...

© 钟楼九十九 | Powered by LOFTER